同志天主教徒在大陆

——以爱若的经历为轴

Chinese / English / Español / Française / Italiano / Portugues

同志天主教徒在大陆,是这本书开始筹备之时就决定要写的一篇稿子。这种梳理历史的文章,因为我们处于方兴未艾摸瞎过河的阶段,毫无既有资料可借鉴。由于我本人参与了彩虹见证团契及天主彩虹团体的创建,前者是合一团契,有天主教徒参与其中,后者是同志天主教徒自己的平台。因此我斗胆决定以自己的经历为大家大略刻画一条线,愿读者能从中窥得一斑。

 

一切要从2009年开始说起。2009年之前,虽然在网络上零星接触到个别同志天主教徒,但大家没有过多的联系,也许因为恐惧,或者不在同座城市,也没有想到会组成一个什么组织。直到2009年,因为个人原因,我在北京工作,在参加了一次北京同志中心欧阳文风牧师1的分享活动后,十几个来自不同派别的同志基督徒,在三里屯的一间小小酒吧里,提出大家要定期聚会,彼此陪伴。那天,只有我一个天主教徒,这种情况也维持了相当一段时间。

从一开始聚会,我们彼此就接受尊崇合一意愿,共同分享信仰与生活。每天早晨起床,我会将当日圣言以短信形式发给大家,我们也会组织一些娱乐活动。直到我们在一位弟兄家里有了固定的场地,大家开始定期聚会,不同的人分享,旧人去新人来,其间有三位天主教徒出现。我们决定我们的团体要被称为「彩虹见证团契」2,因为彩虹是《创世纪》里天人立约的标记,也是同志骄傲的标志之一,而我们一群人渴望活出合一与恩典的见证,因此用了这个名字。以后我们在上海及杭州的团契都沿用了这个名字。

 

2012年9月,我回到上海工作,团契创建人之一的Darren开车载着我满大街找寻合适的聚会场所,后来选定在桂林路的一家上岛咖啡,由此开启了上海彩虹见证团契的历史。

我们每周日定期聚会,分享从圣经、神学、合一、教会历史到心理建设、抗艾防艾等,无所不包。来参与聚会的人渐渐增多,也有许多人愿意投身服务,因此我也就渐渐将工作交给其他同工。

在这段时期,有同志天主教徒出现,同时也有我们福传的结果,其间有许多各种各样的故事,在此无法一一赘述。而在2013年7月,小贝修士建立了一个全国同志天主教友QQ群,以聚拢陪伴同志天主教友,后来我们使用了「天主彩虹团体」3这个名字。

当我意识到部分同志天主教友无法适应以新教敬拜形式为主的聚会而游走疏离时,我向当时所有的同工写了一封《关于在团契架构下做天主教聚会的建议书》,兹摘抄部分如下:

 

团契平台是开放的,相信各位也明白,任何活动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带领人,如果是主的意思,坚持下来必有结果,我们大概谁也没料到,09年三里屯小小的酒吧聚会会发展到今天的团契。拉拉聚会、双性恋聚会、跨性别聚会,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想象及理解的,港台及海外的LGBT团契不正是以这样的方式在显示自己的爱与包容,那么彩虹见证团契能不能做起国内同志团契的第一个正式天主教聚会呢?

如果上帝愿意,这个聚会应成为对话与合一的小小渠道,让同志身份的新教徒及天主教徒们能彼此深入了解,还记得我们组织的两次佘山朝圣么?其实这个工作已经开始了,现在需要更清晰地提出来,在团契架构下,做天主教同志聚会。

我甚至有一个预像,以后所有的同志团契里面都会有天主教聚会,主在同志边缘群体身上合一的做工反比在其它群体中更加积极。

 

这个提议得到了同工们的支持,团契决定每个月前三周主日是新教敬拜形式,最后一周主日则是天主教形式(在北京团契,我们也这样进行了半年左右)。在2014年6月的最后一周日,我邀请了几位有天主教、新教双重背景的同志朋友们分享合一的恩典。之后我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在第四周将《信经》一一拆解为大家分享天主教的理解。

得益于教宗方济各的就任,他对同志信徒的包容态度极大地激发了我们的传教热火。先后有十多位同志朋友受洗成为天主教徒,这个数字还在增加中,甚至有部分朋友是从新教转到天主教来的。有神父响应教宗的牧灵心肠,愿意将教堂的一个房间借给我们使用,因此在国内我们第一次走入了正规的教堂聚会,最多的时候,我们单次有90多位朋友参加,既传播了天主教的信仰,又宣示了教会的慈悲。在北方,同样也有热心的修女借地方给同志教友聚会使用。这些慈悲的神父修女是真正的善牧!

 

然而好景不长,在上海的聚会因为一次圣诞节的活动有外教朋友参与,将照片放在微博里,而被一群言辞粗俗的极端教友截图四处扩散,极尽嘲讽攻击之能事(特别要说,这群教友同时以下流的脏话攻击部分神父、主教、甚至教宗方济各,以及外地人,纵观他们的微博信息,几乎全是此类事情,请大家为他们祈祷)。怀着对神父善举的歉意,及不希望带来更多纷争的心态,我们离开了教堂。国内天主教会第一次如此规模地接纳牧养同志教友的事工仅四个月就此结束。回视这个过程,是教会多方人士包括我们自己都应当反思的。

 

天主彩虹团体的继续存在是一个安慰。我们设立有总群及各地区分群、一个慕道群及玫瑰经祈祷群,以方便有困惑的同志教友们彼此陪伴分享。值得一提的是,有几位神父、修士、修女无惧压力都自愿在陪伴这个团体。团体来往的人多与杂,需要分辨的事有许多,我们提倡大家在主内建立真正的友谊,去推动彼此在主内活出一个真实丰盛的自己。

2015年10月,我代表彩虹见证团契及天主彩虹团体参加了在罗马召开的「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成立大会,并被选举为青年事务理事。在这次大会里,我们向主教会议寄发了我们的致函,表达了我们的立场。我们在这个网络里不仅可以与教廷官方对话,同时也能将中国同志教友的声音传给世界。我时常感动于这群拥抱信仰、忠于教会、热爱圣母的可爱的同志教友们的信德,也感同身受他们的压抑与痛苦,究竟慈母教会几时才能真正地普遍地去拥抱这群小儿子,而非仅仅简单粗暴地说一句「同性恋者被召守贞洁」4呢?

1250万大陆天主教友中至少有20万的同志教友,他们的处境究竟如何,当他们承受因身份而来的苦难时,谁能倾听他们呢?我们的工作还有许多,虽任重道远却百折不回。

 

 

注:

1欧阳文风牧师为美国同志大都会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牧师,在华人同志信徒中影响力大;1968年,Troy Perry牧师在加利福利亚开始了第一间同志聚会的教堂,开始了同志大都会教会的历史,迄今该教会分布在全球37个国家,有222间教会,且有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观察员身份(数据来源:维基百科)。该教会初创期间,在某次聚会时,被恐同份子火烧教堂,造成三十多人死亡;当日分享活动与欧阳牧师同行的有另一位牧师,我在提问中问及与天主教相关问题时,欧阳牧师特别指出这位牧师是天主教徒,但在同志大都会教会服务。但在这些年里,因为教会论的不同,我从未考虑过要离开天主教会去其它教会学习神学及更多;

2天主彩虹团体的成立和彩虹见证团契的经验密不可分。许多人想了解彩虹见证团契的历史,有必要在此简述。在团契之初,Darren、小米和我既是发起人,也是核心人员。起初我在北京组织协调,但不久后离开北京,小米接手继续服务。2012年,Darren与我发起上海彩虹见证团契,其后,Darren以极大热情支持水之星弟兄发起了杭州彩虹见证团契(此后,又相继有了武汉和长沙两地的团契)。其时,小贝修士已经开始聚拢同志教友的工作,我基于团契的经验才与小贝修士联合发起了天主彩虹团体;

3国内并不缺乏同志基督徒的网上平台(微博、微信、QQ群、网站),多以基督新教徒为主,但这个平台是少数明确为同志天主教徒服务,并以天主教徒为主的平台。另外还有一个QQ群是同志教友们为一起念玫瑰经而开的群,也许还有其他群,但我未参与其中;

4《天主教教理》2359。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同志天主教徒在大陆

  1. Pingback: Gay Catholics in mainland China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2. Pingback: CATHOLIQUES GAY EN CHINE CONTINENTALE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3. Pingback: Católicos na China Continental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4. Pingback: Gay Cattolici nella Cina Continentale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