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女性同志天主教友在拉丁美洲

2018年三月,两位知名女性活动家被残忍地杀害了:玛丽埃尔•佛朗戈(Marielle Franco)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和玛利亚•瓜达卢佩•赫尔南德斯(Maria Guadalupe Hernandez)在墨西哥瓜纳华托。她们两人都致力于帮助无家可归的女同性恋者,她们自己也是女同性恋者。这篇文章,我们想深入挖掘玛丽埃尔的生活带给我们见证。

Chinese / English / Español / French / Portugues

拉丁美洲六月2018. 在玛丽埃尔•佛朗戈(巴西,1979-2018)被暴力杀害后,她的家人接到一个来自梵蒂冈的特别电话,教宗本人打电话来慰问回顾玛丽埃尔的努力及她对最需要帮助人士的委身。

这通电话背后有一个原因,玛丽埃尔的女儿在三月十九日写了一封信给教宗,在这封信中,她描述了她母亲的一生,并将她视为女性天主教友的榜样。

 

“我从母亲那里学习到信仰及作为一位天主教友。她对圣母玛利亚的虔诚,她的信德和她对基督福音的委身,将永远指引我们的生活。她告诉我关于殉道者的故事以及永远不要抗拒福音。她一直提醒我,天主最大的诫命是爱。

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利剑刺透了我们的灵魂。我请求您为我们祈祷,为我们的家人,为女性,为黑人社群,为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人群,为我们的城市和国家。

现在有太多充满仇恨的言论,但我们需要的是爱。

您真诚的 卢亚拉·桑托斯 2018年3月19日”

如同卢亚达所言,玛丽埃尔是天主教友,在她年轻时,曾在航海者圣母堂区教授教理,她还把信仰传递给她的家人。

 

拉丁美洲的社会五伤(Social Stigma

我们赞赏教宗方济各在接到卢亚达的信后的做法,有一些事实我们需要重要提及:玛丽埃尔是一位女性,黑人后裔,女同性恋者,致力于帮助贫民窟的穷人——她也出身于此。在这些背景下,玛丽埃尔可以被理解为一位生活于并服务于教会如今定义为边缘人群中的人。对于那些对拉丁美洲传统不太熟悉的人来说,我们经常受伤于双重、三重甚至四重歧视,玛丽埃尔则全部都中:她是女性(性别),非洲后裔(种族),女同性恋(性倾向)和穷人(经济)。

这就是为什么玛丽埃尔的行动如此卓越非凡。在她的一生中,她拥抱福音的真理:公义、爱与团结。虽然对她而言,与其他许多人一样反对教会是很容易的事——教会的意识形态及组织架构令人们觉得不被接纳——但是她宁愿以她的生命去表达出福音是道成肉身在每一位信友身上,当教会不那么像一个机构或者那么教权主义,基督徒的奉献将会转化更多元的现实。

在玛丽埃尔的行动中,圣洗所赋予的三重身份成为现实:她是一位先知,一位司祭和一位女王。她以忠诚报道非公义,她宣扬爱居于团结,她将天主的国呈现给那些被排斥的人和穷人,但结果是,正如基督本人一样,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去对抗制造贫穷和歧视的结构。

 

玛丽埃尔的教导

在我们的国家可以看到多少像玛丽埃尔这样的人?许多我们天主教彩虹群体的朋友决定参加骄傲节游行,或当有人有组织将同志与信仰放在对立地位时,他们去发出声音。因着玛丽埃尔的生命见证,她证明了同志与信仰并不矛盾,而是生命经验的互为补充。

与此同时,我们要承认并感激教会团体中的女性,特别是我们的天主教拉拉姐妹们。她们通常是少数,甚至随着时间她们选择与她们的男性同行一起工作,正如她们所宣称的那样,打破接纳和认同的界限需要有多元的存在,这应被视为一个基本事实。

这是玛丽埃尔的遗产:我们被召去意识到我们是天国家庭多元活跃的成员(天主教友),我们被召为社会公义和圆满,我们被召是天主的子女。

 

(爱若翻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