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男女同性恋者敞开的教会——为什么从内部更新教会是值得的?

迈克尔·布林克施罗德(Michael Brinkschröder)是一位同性恋者,同时他的身份还有天主教神学学者、社会学者(博士)和宗教课老师。因不赞成教会对同性恋议题的训导,他为了男女同性恋者能在罗马天主教会内被平等接纳而奋斗着。

ChineseEnglish / Español / Française / German / ItalianoPortugues

这是一小步,表明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布林克施罗德如是说。2002年,在慕尼黑,他和一些朋友开始了他们第一次的同志教会事工服务,很快这个事工就固定成为每个月一次的聚会。他与同道发起了一个全球性的天主教同志网络——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2017年11月30到12月3日,一个超过100位同志教友参加的会议将会在慕尼黑和达豪举行。在“请静听我的伸诉”的主题下,与会人员将讨论他们如何制定未来的战略。他们是充满激情目标明确的,至少可以这样说:他们希望圣座能公开声明,所有天主教徒都是平等的——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异性恋者、酷儿或跨性别者——无论是在教会内还是社会上。

在Corinna Mayer的采访中,布林克施罗德解释了该如何搭建宽容和相互理解的桥梁,以及为什么值得从内部更新教会:

布林克施罗德先生,你是一位天主教神学学者、宗教课老师,同时是一位同性恋。你的很多学生会感到矛盾吗?

当我在课堂上向我的学生出柜时,他们很快意识到我和教会训导之间有一个悬而未决的争端。当他们问我是否会因为身份而遇到一些困难时,我如实回答“是的,有”,例如,我无法和同性结婚,一旦这样做,我就会失去教宗教课的资格。学生们经常站在我这边,对教会在这件事上的立场表达他们相当批评性的观点。这是我教学生活的动力之一,我开放学生表达批评,处理争议的观点和分享新的观点。我现在的班级对阅读圣经的部分内容感到厌倦,所以,我建议他们以酷儿的角度看这些段落,他们立即接受了这个想法,因为他们认为这将有助于更有力地理解经文。我希望通过这样做,他们学会如何找到与圣经更紧密的联系。

你何时和为什么决定为维护天主教会中的男女同性恋者权益而奋斗的?

当我在大学念神学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是同性恋者,这一认同让我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追随我的职业生涯,要么公开地作为一个同性恋者而生活,同时做这两件事对我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我用了一年时间才下定决心,在那年年底,我清楚地认识到,我生活中的两个方面——信仰和我的性倾向——都是至关重要的。那是我决定战斗的时刻。因为我想读神学博士的申请被拒绝了,因此我从社会学的角度做了许多关于教会内基督徒恐同的根源研究(社会学博士)。我很自豪地说,今天我很高兴能教宗教课,我将尽我所能促进天主教会能完全接受男女同性恋者在他们自己的团体内被平等对待。

从11月30日到12月3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志教友将聚集在“请静听我的伸诉”——出自圣咏17章——这一主题会议下。你们为什么选择这个标题?

首先,我们选择这个标题,因为我们渴望被倾听。到目前为止,教会对同志教友的状况无动于衷,这种恐同传统已经持续2000多年,如同对女性的歧视,必须结束。实现这个目标的第一个重要步骤是开始倾听我们的声音。最近奥斯纳布鲁克的伯德主教(Bishop Franz-Josef Hermann Bode)与跨性别者会面,聆听了他们的生活故事。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成功地向跨性别者提供牧灵关怀,并充分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

其次,因为我们震惊地看到,在世界上许多国家不公正地将同志入刑事化。在许多天主教占人口多数的国家,已被基督信仰的训导所影响,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我们希望教宗在同志议题上能有清晰的声明,显示正义的辩护。由过去许多积极的例子中可见,天主教会在公民社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是一个为世界上许多国家制定良好政策作出巨大贡献的代理人。

你所批评的最严重的同性恋入刑事化的国家是?哪里的男女同性恋者的处境最糟糕?

在马拉维和喀麦隆,天主教主教团要求立法者在他们的国家对同性恋行为实施更严厉的措施。同样,在天主教会的大力支持下,乌干达和尼日利亚对同性恋关系惩罚严厉。

在斯洛伐克,教会为男女同性恋者提供“治愈”讨论会。在这里,我特别不喜欢的是许多主教在他们国家外唱反调的虚伪。

反观男女同性恋者的被接受程度,你如何评价他们在教会中的现状?

可悲的是,官方的声明仍然是:“同性恋行为是一种罪恶”,然而,我们正处在一个转型时期。在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时代,在教会内对于男女同性恋者,真可被描述为一个冰河时代。目前我们看到教宗方济各任内的解冻现象,这意味着有变化的迹象。然而,没有具体的行动或声明,能帮助男女同性恋者真正地生活。

事实上,德国通过婚姻平等法律,也有望促进教会内部状况的改变。

你如何对待基督徒的批评?你明白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你和你的努力怀有敌意吗?

我几乎没有遇到公开的批评。当人们因为我是同志而不喜欢我,或者不赞成我对教会的同志训导发起批判,我可以感觉到这一点。我认为那些强烈反对同性恋的人通常都有很私人的理由。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面对自己的性取向。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与随着时间内在化某些思维方式有关。我也相信,许多人害怕改变带来的结果,“大混乱”迫在眉睫,担心一旦教会容忍同性恋者,他们的教会可能会变成所多玛和蛾摩拉。

当你谈论搭建对话的桥梁时,你有什么具体步骤,你想如何达成相互理解?

我希望人们将爱视为一种普遍现象,不管它在表现形式上究竟有何不同,且无论人们的性别如何。然而,首先,你必须问问自己是否值得和某人讨论这些问题,我早已放弃与强硬派对话。我会看所交谈的人一般来说是否是开放的,而且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试图通过私下会谈来与对方建立信任。在某个时刻,我开始分享生活中的故事,引用圣经中的段落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大多数女同性恋者和同性恋基督徒经历过非常相似的恐惧经历,面临过被拒绝的浪潮。这些故事非常打动人,因为揭示了许多人的生活,以及他们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令人悲伤的是,我认识很多离开教会的虔诚教友,他们说这个教会不会改变。这些人被本笃十六世保守的政策引导走上了花园小径。事实上,教会比以往更具活力,而且不断变化。

二十年后,你认为教会中的男女同性恋者状况如何?你对未来的展望是什么?

我对2037年的憧憬?教会可能会祝福同性婚姻,两个女人或两个男人的婚姻是圣事。我希望未来的天主教会公开支持和帮助同性恋者,会被视为全球许多教区信仰生活中普通的一部分。这听起来有些乌托邦式的想法,但今天在一些国家已经实现。

什么使你如此乐观?

事实上,在许多德国教区,我们已经有了牧灵关怀男女同性恋者的陪伴员团队。此外,在奥地利、荷兰、瑞士和英国,同志牧灵工作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在美国的情况则更加积极。然而,这些努力面临着来自反对者的激烈批评。尽管如此,我们一步一步地看到许多地方的情况在好转。

作为德国HUK(同性恋与教会)的负责人,我在天主教会内为同性恋者争取平等。通过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GNRC),我们可能让同志教友的呼声传遍世界。

如果你有机会向世界演讲,每个人都能听到你说的话,你会说什么?

对于所有失望的同志天主教友,我要说,坚持不懈地为教会内的更新而奋斗是值得的。如果我们能够改变教会整体对同性关系的态度,这将引导全球范围内根本性的社会变革,人们心灵深处对同志态度的改变,这会比只发生在法律层面上的变化更深入。

 

这是来自Corinna Mayer的采访。

 

2017年11月30日-12月3日,第二届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大会将在达豪国际青年旅舍召开,会议主题是“请静听我的伸诉”。会议将于星期四下午三时正式开始,星期六下午五时,将于慕尼黑伯格塞尔教堂(Bürgersaalkirche)举行弥撒圣祭。此次会议由慕尼黑「同性恋与教会」组织及「Catholic Queergottesdienst Munich」共同承办。

新闻发布会将于2017年12月2日星期六下午三时开始,发言者来自乌干达,俄罗斯,印度和巴西。

网站:www.rainbowcatholics.org

脸书:www.facebook.com / globalnetworkofrainbowcatholics

推特:www.twitter.com / gnrcatholics

HUK网站:www.huk.org

HUK脸书:www.facebook.com / huk.ev

中文关注:微信公众号Eroschina

(2017.11.14 爱若翻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stimony,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向男女同性恋者敞开的教会——为什么从内部更新教会是值得的?

  1. Pingback: A Church that is open for Gays and Lesbians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2. Pingback: Une Église ouverte aux gays et aux lesbiennes – Pourquoi il faut réformer l’Église de l’intérieur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3. Pingback: Uma Igreja que se abra para gays e lésbicas | Global Network of Rainbow Catholic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