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区域性会议前

Chinese / English / Español / French / Portugues

全球同志天主教议题聚焦

由于地理位置的分散或我们的会员团体所涉及的时区跨度、技术交流方面的挑战以及生活忙碌时间受限,部分同志天主教团体很难便捷常规交流。因此,在大会召开之前,每个地区小组都有一天时间讨论,分享和报告其所在地区的活动,并向网络大会报告其所在地区的当前现实和重大问题。

在大会结束之后,网络与美国尊严团体(DignityUSA)联合召开的国际会议成为绝佳机会,向广大参与者介绍全球每个区域所具有的困难、成就和挑战。我们要感谢网络的所有参与者,他们自愿在联席大会参与者面前分享了他们的见证。

美国尊严团体/ 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联席会议发言人(从左至右):

北美:玛利安·达迪·伯克(Marianne Duddy-Burke,美国尊严)和鲍勃·夏寅(Bob Shine,美国新路事工);

非洲:若阿尼塔·森福卡(Joanita Ssenfuka,乌干达FARUG)和瑞安·寇拉侬(Ryan Kollano,肯尼亚Upper Rift Minorite);

亚太地区:胡伟强(Benjamin Oh,澳大利亚悉尼Acceptance)和艾娃·卡露恩(Eva Callueng,菲律宾彩虹天主教);

拉丁美洲:费尔南多·冈萨雷斯(Fernando González,智利Padis +)和卡洛斯·纳瓦罗(Carlos Navarro,墨西哥Arcoíris México);

欧洲:卢卡·加利(Luca Galli,意大利Cammini di Speranza)和迈克尔·布林克施罗德(MichaelBrinkschröeder,德国HUK)。

以下是基于会前地区会议和联席会议的撮要,可帮助我们深入了解每个区域的情况:

非洲:几乎在大会结束时,我们目睹了同性恋恐惧症在非洲各国造成的可怕后果,因为同性恋者仍然在教会的冷淡沉默中受到刑事起诉。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亚尔丰索·米希戈(Alphonse Mihigo)向我们展示了同志社群面对的可怕冲击和苦难,以及他自己的同志倡导及牧灵工作如何使他自己不得不面对持续的威胁。

亚太地区:他们坚持认为,敦促教会机构对LGBT+群体采取明确的反歧视立场,并就修院和天主教学校的教育针对同志议题的部分进行反思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当地的神职人员仍然毫无保留接受来自教廷官方文件的指导,所以对诸如圣座教育部《祂创造了一男一女》这样的文件的回应总是迫切需要的。

欧洲:他们认为纳入女性和更广泛的性别认同是一项持续的任务。同时,他们处理许多不同的政治形势下对LGBT+人士的影响,这些政治形势也影响着平信徒与神职人员的关系,以及神职人员与教廷的关系。此外,他们认为,他们的经验为其他网络成员提供了建立小组以及共享信息和知识的机会。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同志议题主要受区域政治问题影响。强大的保守派团体,尤其是所谓的“反性别意识形态”运动,试图对LGBT +公民权利和教会包容性表达的进步开倒车。同时,大洲内部的迁徙潮降低了历史上受歧视群体的生存最低条件,而LGBT+人士处于最前沿。

北美:即使他们拥有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LGBT +天主教徒团体和友好教区,但也必须应对成员老龄化的问题以及如何与年轻一代接轨。他们认识到,在LGBT+团体和圣统制之间建立积极的沟通渠道是多么重要,因为过往的沟通方法很容易在友好的教会领袖退休或更换岗位时失效。

网络希望向我们各地区的成员提出一项持续的任务,即与圣统制维持良好的沟通渠道以及鼓励各地区积极参与这一进程。网络将继续对世界范围内发生在LGBT +天主教团体内外的各种相关情形保持密切关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