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RC PR N15 全球性天主教组织呼吁梵蒂冈撤回近来教会对LGBTIQ+天主教徒及其家人的伤害性和非人性的表态

全球性天主教组织呼吁梵蒂冈撤回近来教会对LGBTIQ+天主教徒及其家人的伤害性和非人性的表态

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与在波兰的LGBTIQ+群体及LGBTIQ+难民群体同在,他们的权利遭到教会官方的否认

English / Spanish / French / Italian / Portuguese / Chinese

20209月2日. 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一个由在罗马天主教会内外,致力于推动LGBT+领域的牧灵关怀、公义、包容、尊严和平等议题的团体、个人及他们的家庭所组成的国际性网络——的领袖们,对近来教会领袖们对LGBTIQ+群体的言行表示严重关切。该网络认为,世界上许多地方对LGBTIQ+群体来说正变得越来越危险,而教会领袖们正助长这种威胁。

“波兰无疑是关切的一个焦点,”网络理事会的欧洲代表迈克尔·布林克施罗德博士提到。他指出,人们对安杰伊·杜达总统连任后试图将LGBTIQ+群体边缘化的担忧加剧,包括在某些城市建立“无同性恋区域”的企图。于此同时,波兰主教团会议宣称天主教谴责同性恋的官方立场是“无误的”,并呼吁建立“同性恋转换疗法”中心(见波兰主教团会议对LGBTIQ+的立场,2020年8月28日,第50和第38段),这将抹杀LGBTIQ+的人性,并增加他们可能遭受暴力,及被强迫接受治疗的风险。

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最近发表了一封致波兰主教们的公开信,这封信写于波兰主教团会议发表声明前,提醒教会领袖们身负关顾及保护人权的责任,尤其应考虑该国LGBTIQ+群体的生存状况。

尽管越来越多国家的LGBTIQ+活动家和公益组织领袖面对越来越多的威胁,但圣座常驻联合国的官方代表表示,不应当依据其性别身份而给予LGBTIQ+难民或寻求庇护者提供帮助,因为这样会导致其它歧视(见尤尔科维奇总主教的声明,2020年7月7日,第二页)。尤尔科维奇总主教发表声明质疑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联合国难民署)的报告,该报告指出有必要基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来保护一些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Junko Shimada,来自日本的全球网络成员Nijirono Tomoshibi,特别服务于并支持肯尼亚的LGBTIQ +难民,她提到,“即使教会领袖不了解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等概念,LGBTIQ +难民真实存在,他们确实是根据禁止同性关系的类似法律被迫害,因此即使在本应提供庇护的难民营内,他们也受到歧视和被起诉。”

联合国难民署的报告提及LGBTIQ +群体被严重威胁的国家和地区,并报告了在满足其需求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也承认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来自澳大利亚泛天主教彩虹牧灵小组的卡洛琳·明钦(Carolyn Minchin)表示,“我相信援助LGBTIQ +难民对于他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作为难民,他们在逃难途中时刻都遭受暴力和歧视。”许多LGBTIQ +难民处在可怕的境地,遭受自己家庭的死亡威胁,也缺乏任何团体的支持。这种强烈的仇恨继续影响着他们在本应确保他们安全的地方的生活。“对他们来说,融合和隐形都不太可能,若继续对改善LGBTIQ+难民的安全问题保持沉默,则我们每天都付出生命的代价。”卡洛琳·明钦补充说到。

全球网络的联合主席卢比·阿尔梅达指出,今年早前网络发布了“21世纪同志天主教平信徒受歧视报告”,该报告陈述了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和双性恋成员们所遭遇到的多种歧视和暴力。“我们发现,压迫常常与教会相连,或者因为某个特别声明,或者因为教会训导。教会不能一边宣称要尊重所有人的尊严,一边继续反对甚至扩大对LGBTIQ +群体的压迫。”同时,另一位联合主席克里斯·韦拉表示,“本周所观察到的事令我们所有人都深感困扰,毫不夸张地说,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全球网络呼吁教宗方济各及圣座国务卿帕洛林枢机撤回圣座对联合国难民署报告的质疑意见,并协助波兰的主教们与该国的LGBTIQ +社群合作,以避免LGBTIQ +人士被边缘化和被伤害。此外,全球网络呼吁梵蒂冈、全球主教及教会领袖,停止对所谓的“同性恋转换疗法”的任何支持,这种转换疗法被几乎所有权威的社科和医学组织都认定为是有害的。 甚至,在2020年5月,联合国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独立专家的报告指出,这种转换疗法“无异于酷刑。”

全球天主教彩虹网络2020

(爱若翻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ress releas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