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从大洪水到LGBT+

English / Español / French / Portuguese / Chinese

路易斯•科雷亚•利马(Luís Corrêa Lima)[1]

在大疫情时期,到处都有人预言灾难,他们将自然灾害与天主惩罚相联系。他们甚至把大疫情与圣经当中有关地震、冰雹、虫灾、瘟疫和其它不幸灾难联系在一起。这些都是古代宇宙观的一部分,古代宇宙观将这些现象视为超自然的干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学的发展,人类渐渐认识到受造物的自主性,它有自己的规律。

然而,在犹太教-基督宗教的传统中,有许多鼓舞人心的记载,天主对人类和受造物的正面印象。在圣经的第一卷书《创世纪》中,最美丽的一个记载就是彩虹的起源。这本书是在公元前六世纪,犹太民族流亡巴比伦期间写的。这卷书是古代巴比伦关于创世和洪水神话的一神论重述。在《创世纪》中,在诺厄/挪亚时代的大洪水后,天主与人类、受造界建立了永恒的盟约,彩虹是其标记,并说:

“几时我兴云遮盖大地,云中要出现虹霓,那时我便想起我与你们以及各种属血肉的生物之间所立的盟约:这样水就不会再成为洪水,毁灭一切血肉的生物。几时虹霓在云间出现,我一看见,就想起在天主与地上各种属血肉的生物之间所立的永远盟约。天主对诺厄说:这就是我在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的生物之间,所立的盟约的标记。”(创世纪9:14-17)。

在这个解释中,世界和受造物的毁灭既非出自天主的意愿也非设计好的,即使根据古老的宇宙学,这灾难曾经发生过。天主是创造者,是生命之神,祂希望受造物在祂内拥有最广泛的多样性。关于灾难和不幸,耶稣被问及有关受害者的罪行,如塔的倒塌和比拉多在圣殿下令屠杀。对耶稣来说,重要的不是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是否犯了罪,而是悲剧是否能促使人悔改。

《创世纪》后的2000多年,LGBT+运动采用了彩虹旗作为其象征。这是1978年,旧金山艺术家吉尔伯特·贝克(Gilbert Baker)最早提倡使用的,当时参与游行的人第一次看到彩虹旗。贝克的想法是促进多样性和包容性,使用大自然中的某些东西将性作为人权来表达。

当时,巴西生活在军政府独裁统治之下。奥林达和累西腓(巴西城市)的总主教海德尔·卡马拉(Hélder Câmara)已经成为穷人和人权的非凡捍卫者,遭受了该政权的严厉审查和迫害。尽管如此,他还是成功地出版了一本书。碰巧的是,他出版书的那年也是1978年,其中一首诗写到:

“给我画一道彩虹吧。

欢迎所有颜色

你的光

光芒四射!

让我,总是更多,

一道彩虹

宣告着平静

风暴之后……”

海德尔总主教的彩虹和LGBT+人群的彩虹属于截然不同的语境,但有其共同点。两者都捍卫人权、多样性和包容性。所有人都是天主在这个世界上的形像和肖像,天主的光在创造的多样性中光芒四射。

那些预言灾难的人把自然灾害归咎于天主的惩罚和对群体及个人的污蔑,我们决不能听信他们。正如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所言,科学有助于形成一种更纯洁、更成熟的信仰。愿科学和成熟的信仰帮助我们在大疫情时期采取适当的措施,并在风暴后归于平静。

(爱若翻译)


[1] 作者是巴西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的耶稣会神父和教授,他的研究主要关于性别和性多元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blo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